120792网历史 - 120792历史网(http://www.120792.com)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历史名人 >

120792分享:澳大利亚对日本战犯处决最多最狠

日期:2018-10-05 11:47 来源:网络 错误指正:有问题联系小编阅读:

 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,日本给中国带来了巨大创伤,大半个中国遭到摧毁,军民死亡接近4000万人,可谓骇人听闻,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,损失最大的国家,没有之一。

  为此,战争结束之后,盟国开始对向远东军事法庭提供的甲级战犯名单,当时美国提供了30名甲级战犯名单,中国提供了32人,英国提供了11人,而还有一个国家提供了100人的大名单,成为同盟国中提供甲级战犯最多的国家。

  虽然最后在远东军事法庭上,受到美国和麦克阿瑟的庇护,日本甲级战犯只被处死了7人,其他都只是被判刑而未被处死。但这个国家却一直不满意,甚至还坚持要将日本天皇绳之以法,公开审判,不过后来再美国的干涉下没有实现。

  这个国家就是英国流放犯人的后代——澳大利亚。为何澳大利亚对日本有如此深仇大恨呢?难道看不到中国损失如此之大,都没有他们那般积极吗?事实上,这只是澳大利亚军队为战俘被日军残忍对待,而进行的报复而已。

  澳大利亚对日本战犯处决最多最狠

  1、日军的三个伤心地

  一个就是有“饿岛”之称的瓜达卡纳尔岛,还有称为“白骨街道”的英帕尔战场,第三个是巴布亚新几内亚,伤亡最重的地方。

  在瓜岛之战,3.6万日军阵亡2.2万人,英帕尔战役9万日军战死2.6万人,然而在巴布亚新几内亚,日军投放20万人左右,最终活着回到日本本土的只有1.8万人,90%以上丧身于此。

  如今,巴布亚新几内亚东部由澳大利亚管理,西部属于印尼。但在当时却属于英国和荷兰殖民地,但当时巴布亚新几内亚主要是由澳大利亚军队单独作战。

  日军进攻巴布亚新几内亚,最终目的是想攻打澳大利亚。从1942年3月开始,日军和澳大利亚军在这个岛上展开了大规模战斗。

  

  2、澳大利亚陆军教训了狂妄的日军

  谈起太平洋战争,大家可能只会想到中美和日本的交锋,实际上澳大利亚陆军也和日本真刀真枪的打硬仗。

  和其他国家不同,澳大利亚军队一开始就和日军死磕。由于海军不占优,甚至没有海军支援,澳大利亚陆军只能远离海岸线地带作战,除了澳大利亚军队的凶悍之外,当地的环境也帮助了澳大利亚军队。

  由于新几内亚气候温暖潮湿,日军被澳军的火力一直压在地洞里,身上能长青苔,伤兵会活活烂死。到了战争后期,美国海军反攻,日本海军中途岛遭到致命打击之后,日军后勤补给就更不足了,以至于日军甚至开始吃死亡的同僚。

  因为打得实在太惨,所以喜欢记日记的日军也没有留下什么日记,活下来的人也拒绝回忆,现在连日本人要研究新几内亚之战也只能去澳大利亚,这一仗是澳大利亚军打得最漂亮的一仗,让日本人尝尽苦头。

  3、澳大利亚为何对日军如此仇视?

  为何澳大利亚军队如此仇视日军呢?这和日军残暴对待俘虏息息相关。在东南亚战场,澳大利亚军队早期是和英国并肩作战。

  二战期间,新加坡就有1.5万澳大利亚军队帮助英军驻守,只是英军不经打,虽然澳大利亚很顽强,但最终兵败如山倒,独木难支,很快就和英军一起进入了日军战俘营。

  日本当时称白人为“鬼畜”,由于不起眼的国家,更容易得到日本残暴对待,和英国美国相比,澳大利亚属于不起眼的国家,于是澳大利亚军人遭到了残忍虐待和杀害,而且之前日军还空袭了达尔文市,造成千人死伤,这让澳大利亚非常愤怒。从此,澳大利亚上下一心,想和日本好好的算一算账。

  澳大利亚对日本战犯处决最多最狠

  4、澳大利亚甚至坚持要审判日本天皇

  为了报复日军的残暴,澳大利亚军队在新几内亚战场上狠狠的实行了报复之后,他们还将对日本的仇恨,延续到了战后。即便日本投降了,澳大利亚也不想放过一个杀过他们人的日本战犯。

  相比中国提出32人甲级战犯的温柔,澳大利亚只是提交了100人甲级战犯大名单,是中国3倍多,成为当时同盟国中提供甲级战犯最多的国家。

  由于当时甲级战犯是由国际法庭审判处决,而美英为了自身利益,大大的放过了日本,甚至当时还没从英国那里取得独立,也没遭到日军侵犯的印度,都有一个审判法官的席位,和中国一样多。但乙级和丙级战犯都交由所在国家自由处置,这就给了澳大利亚复仇的机会。

  坦率的说,落在澳大利亚手中的日本战犯最倒霉,最终按照日本人自己的统计,澳大利亚处死了140个乙级丙级日军战犯,在同盟国中是最多的,比中国还要多。相比日本给中国带来的伤害,给澳大利亚的不值一提。

  更让人佩服的是,随后澳大利亚一直坚持要将日本裕仁天皇押上法庭,进行公开审判,只是由于美国处于对抗苏联的战略需要,最后只能无奈接受美国的安排。

  斯大林是上个世纪伟大的共产主义领袖,关于他的死亡的背后有着无数的谜团,下面,我们就来一起来看看吧。

  1953年3月5日晚,斯大林在莫斯科近郊孔策沃别墅逝世。一个看起来永远战无不胜的巨人轰然倒下,许多人都不敢相信这一事实。近年,《柏林信使报》首次公布了长达11页的斯大林尸检报告——有关斯大林死因的阴谋论并不存在,他是因身体原因左侧大脑中风,最终窒息死亡……

  

  斯大林孔策沃别墅的晚餐

  斯大林晚年已经不再使用正规的国家机构和议事规程管理苏联,他依赖的是一个亲信们组成的小圈子。斯大林的作息时间很诡异,折腾得这个圈子的成员们疲惫不堪。斯大林的一天是从下午开始的,上午他通常在呼呼大睡,就算不睡觉也不见人。下午,他会在别墅的房间里抽烟,来回踱步,向办公室的一方走二十步,再朝另一方向走二十步,然后在文件上签字,一个决策就完成了。

  傍晚的时候斯大林会睡个“午觉”,晚上七八点钟起来,乘车到克里姆林宫,他的小圈子的成员们早已恭候在那里。克里姆林宫有个电影院,斯大林会一边看电影一边和手下谈论事情。等到电影放映结束,已经是凌晨一两点钟了。这时候,能够决定苏维埃千百万人命运的斯大林的夜生活,才算真正开始。

  看完电影的斯大林会显得比白天精神一些,而他身边那些工作一整天的人们早就哈欠连连了。这时候,斯大林会将“亲密战友”们拉到他的秘密行宫孔策沃别墅一起吃喝。孔策沃别墅有专职试毒员,酒菜端上桌前都经过检查,贴上标签:“未发现有毒物质”。斯大林并不信任试毒员,他总会热情招呼来客先吃。

  陪斯大林吃晚饭是殊荣也是苦差,尽管明天一早还要工作,每个人都必须竭尽所能猛灌自己,喝少了怕被斯大林怀疑不忠,喝多了又怕酒后失言。

  “四人团”十几个小时未派医生

  在斯大林最后的日子里,直接负责警卫工作的里亚斯诺伊将军回忆道,尽管患有血压高或时常发生心绞痛,斯大林也不叫医生。在去世前几天,他还在坚持“自我医疗”,不许医生靠近,只派工作人员带着他的药品单子去普通的药房抓药。在中风前一天,他还按西伯利亚的老习惯独自蒸浴,这可是任何一个医生都不会允许的危险行为。一天公务结束,斯大林仍会像往常一样和他的心腹一起到孔策沃别墅吃喝。噩梦般的夜宴,终结于1953年2月28日。这是一个星期六,斯大林与贝利亚、马林科夫、赫鲁晓夫、布尔加宁等酒友度过了一个愉快的不眠之夜。赫鲁晓夫回忆,斯大林喝了很多酒,但身体状况看上去没受什么影响,兴致很好。3月1日凌晨四五点钟,斯大林送客。据警卫员赫鲁斯塔廖夫说,他关上门后,斯大林对他说:“睡觉吧,你们都睡去吧!”3月1日上午十点,警卫们一觉醒来,像往常一样在厨房集合,安排一天的工作。斯大林的房间没有动静,一直持续到下午,没人敢去一探究竟。斯大林立过规矩:如果他房中“没有动静”,决不允许别人进去,否则严惩不贷。

  焦灼的一天过去了,直到晚上十点(也有说是十一点),工作人员才发现“当家的”躺在房间地板上,冻得不轻。他们把他抱起放在饭厅沙发上,那里通风好,又给他盖上毯子,然后电话通知贝利亚、马林科夫、赫鲁晓夫和布尔加宁到场。赫鲁晓夫等人做了一个奇怪的决定:“我们知道了这一切以后,大家觉得:既然斯大林处在这种不便见人的状态,让他知道我们在场是不适宜的,于是我们就分手回家了。”几小时之后,也就是3月2日凌晨,赫鲁晓夫称他又接到电话,说斯大林睡得很熟,不太正常,已经叫了医生。于是,“四人团”又赶到孔策沃别墅。

  研究者认为对于一个七十三岁的中风老人,“四人团”十几个小时不给他派医生,已经足够置其于死地。

  贝利亚过于夸张表现让人疑惑

  医生开始采取抢救措施。3月5日,斯大林脉搏减弱。贝利亚走到他跟前说:“斯大林同志,有什么话请说吧,全体政治局委员都在这里。”3月5日晚8点,在斯大林只还剩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,苏共中央委员会、苏联部长会议联席会议召开,落实此前苏共中央主席团常务委员会对国家未来权力架构的规划。当时排在苏共中央主席团第一位的依旧是斯大林,紧随其后的是马林科夫和贝利亚,赫鲁晓夫排在第六。

  主持会议的赫鲁晓夫先让卫生部部长通报了斯大林的病情,然后请马林科夫讲话。马林科夫开宗明义地说:“大家都清楚,国家一刻都不能没有领导人。”他阐述了会议目的后,贝利亚发表讲话:“我们相信,诸位会同意我们的意见,在我们党和国家经受困难的时刻,我们只有一名出任苏联部长会议主席职位的候选人——这就是候选人马林科夫同志。”与会者呼声响起:“正确!通过!”

  会议还通过,国家安全部与内务部合并为新的内务部,由苏联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贝利亚兼任部长,赫鲁晓夫任苏共中央委员会五位书记之一。在斯大林执政晚期,国家的行政权力集中在部长会议(相当于内阁),而党中央的权力局限在掌控意识形态和宣传工作。马林科夫成为苏联名义上的权力最大者,但是斯大林钦定的这位继承人只是一位“伴食宰相”,没有魄力掌控这样一个大国。

  正如斯大林说的那样:“马林科夫是个好秘书,他能很好地起草决议。你交给他一些任务他可以完成得很好,但他没有独立思考能力,缺乏创造性。”因此,真正取代斯大林的其实是排在苏共第三位的贝利亚。3月5日晚9点50分,斯大林逝世。人们默默地伫立在榻前,突然,贝利亚跳到走廊上,毫不掩饰胜利喜悦地高喊:“赫鲁斯塔廖夫!叫车!”他急速驱车去克里姆林宫。在场的苏共中央主席团委员中有一人说,贝利亚前去“夺权”。

  贝利亚过于夸张的表现让人疑惑。不管是不是他干的,他似乎都有意向人们宣示:没错,斯大林就是我收拾的,因此我也能收拾你们。他的高调的确起到了一定的震慑作用,也加速了他的坠落。这年6月,赫鲁晓夫联手马林科夫扳倒了锋芒毕露的贝利亚,并于年底将其秘密处决。至今,贝利亚仍背负不实罪名。在逮捕贝利亚过程中立下头功的赫鲁晓夫,当上了苏共中央第一书记,部长会议主席马林科夫成了他的下级。在斯大林去世后的第一轮权力斗争中,赫鲁晓夫成为最后的赢家。(来源|领导文萃

本文标题:120792分享:澳大利亚对日本战犯处决最多最狠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120792.com/lsmr/25.html

招商:

    id_6位-908*150
id_6位-250*250
id_6位-250*250
id_6位-250*250

Copyright @ 2012-2018 http://www.120792.com., All Rights Reserved

返回顶部
Top